“三好”院士沈树忠的“弟子规”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有一个文献交流QQ群——“南古文献交流群"。这是南京古生物所师生们进行文献共享的社交平台。南古人可以随时在这里“求文献”。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古生物所研究员沈树忠是群中“求文献”最频繁的人,是这个群中的“三好学生”(在群中发言最多的才能获此“头衔”)。沈树忠院士说得最多的,便是“求文献”、“谢谢,有了”……这几句。

       然而,在他学生们的眼里,沈树忠院士的这个”三好”却不仅仅是一个“头衔”,而是他的科研准则,以及科研生活的一言一行,也成为沈树忠院士的学生们不成文的“弟子规”。

       南京古生物所研究员张以春和副研究员张华,是沈树忠院士多年的学生。谈起自己的导师,两人崇敬之意,油然而生。

       “学术道德是沈老师对学生的第一要求”,一进所便跟随沈树忠院士做科研的张华如是说。

       沈树忠院士所要求的“学术道德”,体现在科研的各个方面。包括自己的科研必须自己做实验,更不能出现学术不端。“他还时常会督促自己的学生,了解学生的科研进展”。

       面对如此“麻烦”的导师,学生们并没有厌烦,更多的是受其感染,表现出的对科研更大的热忱。

       沈树忠院士的工作热情之高,是研究所众人皆知的,虽年近六旬,工作时,沈树忠院士的精力、气力绝不输年轻人。

       “沈老师每天来得很早,走的很晚”、“沈老师研究起来,比年轻人还带劲”、“沈老师对学生有求必应”……这些,作为沈树忠院士的学生尤为了解。

       今年二、三月份,沈树忠院士带着张以春、张华等一行,来到广西凤山地区,寻找全球中上二叠统界线地层层型的一个“金钉子”辅助剖面。从全球来讲,由于中二叠世末期发生了全球大海退,全球中上二叠统的界线多数有缺失,因而,连续的界线地层剖面很难找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有科学家在广西凤山的剖面做过研究,之后便再无该剖面的信息。

       然而,在古木参天的深山中,仅凭文献中的一点点线索,找寻剖面绝非易事。沈树忠院士带着学生来广西凤山数次找寻,终于在今年年初找到,就在一个陡峭的悬崖上。

       “我们去的那天恰逢小雨,石头很滑,抓不住,沈老师便买来登山的绳子,系在石头或者树上,带着我们一步步的攀岩上去。结束后,大家沿着悬崖站一排,一起将几百公斤的样品顺下来,干得很辛苦。”张以春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野外工作离不开好体力,平日,除了科研外,沈树忠院士还热衷于打羽毛球,其羽毛球的水平,也算得上是南京古生物所的“扛把子”了。“沈老师一直是坚持运动的,羽毛球打得非常好,我觉得运动也可以让他在科研上更有激情。”张华说。

       “师道既尊,学风自善”。沈树忠院士以其约法三章的“学术道德”、对待科研的极高热情,以及锲而不舍的精神,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团队、他的学生,以及每一位年青的南古人。

       在南京古生物所,汇聚着很多像沈树忠院士一样为新中国地层古生物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们,他们勇攀世界科技高峰,同时,他们以身作则,传承研究所文化,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新一代科技创新人才,为地层古生物学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